7.27.2006

倪震才是《神鵰》的最佳人選

「姑姑!姑姑!」

慈文影視出品,根據查良鏞同名小說改編而成的電視劇《神鵰俠侶》,目前正在港台兩地熱播,並引起廣泛討論。劇情方面,香港播放的進度已經到達了「絕情谷」的篇章,也就是那段最能體現《神鵰》愛情主旨的關鍵部份。

提到絕情谷,自不免提到它的谷主公孫止。今趟製作人張紀中安排了香港藝人鍾鎮濤飾演這位絕情谷主,效果雖然不俗,可惜始終未能捕捉到原著角色的神髓。

除鍾鎮濤外,其實還有一個更好的選擇。他就是倪震。


濁世裡的最後一位佳公子

只要細心想想,就不難發現,倪震與公孫止竟是出奇的相似。

公孫止,「四十五六歲年紀,面目英俊、舉止瀟灑」﹝原著第十七回﹞;倪震,四十二歲,面如冠玉,「繼承了倪家的一切鍾靈毓秀」,被孟靜譽為「濁世裡的最後一位佳公子」。

公孫止武藝精熟,倪震文采風流。兩者在自己本身固有的範疇上,皆有著相當出色的表現,令人羨慕。


他們都不約而同愛上聖潔無瑕的玉女。公孫止為博玉女一笑,學會了鳥語;倪震則扮成玉女的愛貓,令對方當場灑淚。

即使心有所屬,兩位前輩依然堅持「博愛」,絕不冷落其他異性;他們對嬌嫩裊娜的美女尤其呵護,可謂體貼入微。

更難能可貴的,是他們都能淡泊名利、與人無爭,並選擇遁身世外。公孫止藏於偏僻隱密的絕情谷,倪震則落戶到楓葉國。

倪震曾自封「神鵰俠侶」﹝註﹞,也實在太謙虛。楊過不過是個斷臂痴漢,他的心機和智謀又怎及得上倪老前輩呢?再者,倪震正是電台節目《絕情谷》的主持及創辦人。絕情谷谷主,可謂當之無愧。﹝註:明報05年2月14日﹞

由此觀之,公孫止就是倪震,倪震就是公孫止。縱觀赤縣神州,再也沒有人比倪震更適合演這個充滿魅力的角色了。

張紀中素來眼光獨到,當初找楊麗萍出演《射鵰》的梅超風,堪稱一絕。這次他居然沒想到才子倪震,錯過了讓「張紀中版公孫止」變成經典的機會,著實可惜。


﹝至於公孫止追不到玉女,是「先到先得」的問題,那是後話。﹞

-

7.26.2006

倪震的黑歷史

以下是一段被遺忘的歷史:
〔關於倪震的基本資料,詳情請看維基百科

1990年,倪震和邵國華憑藉主持《三個寂寞的心》的知名度,創辦了以香港青少年為對象的《Yes!》雜誌,並一度創下接近十五萬的銷售量。

1991年,劉錫明與周慧敏因合演電視劇《烏金血劍》而傳出緋聞。其間劉錫明在某電台節目中,透露出自己對周慧敏的欣賞和好感,卻因此惹來倪震的不滿。

其後,倪震便開始在每期的《Yes!》雜誌內,以「毒瘤明」稱呼劉錫明,並不斷給劉錫明捏造新的莫須有罪狀,誣衊他長達三年之久。


當倪震決定進行這件事的時候,他已經不是初中生,而是一位受過高等教育的二十七歲成年人...

當時,劉錫明才初露頭角,加上《Yes!》又是最受歡迎的雜誌之一,所以對劉錫明的事業傷害甚大。直到1994年劉錫明離開香港,「毒瘤明」事件才告平息。

一位網友如是說:「我們這一代的〔香港人〕,都知道他叫『毒瘤』,真的,這樣就一世了。

想像一下,在你出生成長的地方,不停被自己人喊做「垃圾」的滋味:那不是一天,而是一輩子;就連他們的孩子,也只會記得你叫做「垃圾」。

《Yes!》的另一位主編邵國華也回憶道:「做生意,要理念一致。你應該還記得『毒瘤明』事件,那明明是私人恩怨,但我不好意思調停。本來想做機械人,結果做了隻怪獸出來傷害人。」﹝《壹週刊》06年7月6日﹞

若干年後,梁文道在談及娛樂新聞背後的民粹主義傾向時,亦引用到「毒瘤」事件作為例子,更將它排在首位:「每隔一段時期,香港娛樂圈就會製造一個『社會公敵』出來,供大家嘲諷挖苦,發洩取樂。舉其大者先有『毒瘤明』劉錫明...」其影響力之深遠,自不待言。

原來倪震所不齒的「抹黑報導」,最早是由他帶起,比黎智英還要早四年。

除劉錫明外,倪震亦曾經以「咖哩王子」來形容另一位「情敵」黃凱芹﹝黃凱芹與周慧敏傳過緋聞﹞。

後來,倪震和邵國華等股東都希望將《Yes!》賣盤。倪邵二人份屬好友,由於邵國華有正職在身,為方便倪震跟賣方講價,於是邵國華簽了一份授權書給倪震。結果倪震私下將《Yes!》全部股份賣給他人,套取近千萬現金,與周慧敏攜手離開香港,在三十三歲的盛年轉入退休生活,引為一時佳話。

至於邵國華,自然是一毛錢也分不到。

逝者如斯,六年後,即2003年,當倪震接受吳君如訪問,被問及「毒瘤明」事件時,他回答說:

「其實我跟Vivian〔周慧敏〕八九年開始拍拖,行內皆知,他明知Vivian是我的女朋友,都要對她展開追求...『毒瘤明』可以說是我在壓力下的反擊或反彈...我不認同別人說劉生的前途斷送在《Yes!》和我的手上,他之後在台灣的發展也算不錯。你問我後不後悔這樣做,我會說不後悔。回頭看,這件事情其實不過是件小事。」﹝節錄自電視節目《娛樂真相》﹞﹝有關報道

至於看《Yes!》的學生,他們都長大了,有些還成為記者。


附註﹝可略過不看﹞:

一年後,周慧敏接受了台灣節目《康熙來了》的訪問。而根據她的說法,她和倪震是在1989年才認識。

1989年8月,當部份媒體傳出周慧敏和倪震約會時,她是這樣回應的:「如果真有那樣的事,也瞞不了身邊的朋友,電台的同事還替我在節目裡澄清呢!聽說這消息是唱片公司傳出來的,如果他們真的這樣做,我會很生氣,唱片公司應該保護旗下藝人,不應該胡亂做宣傳。我和倪震因為合作拍《摩登時代》而認識,他為人很好,但我們之間純粹是友情。」

而直至1991年1月,周慧敏的前男友陳德彰才單方面向外宣布,已經跟周慧敏分手。

故此,全香港的傳媒機構,都對周倪二人開始交往的日期達成一個共識:那就是1991年。

換句話說,
在1991年或以前,無論傳媒抑或劉錫明,都沒可能會知道〔或肯定〕周慧敏便是倪震的女朋友。

所以,「其實我跟Vivian八九年開始拍拖,行內皆知,他明知Vivian是我的女朋友,都要對她展開追求」的說法並不成立。

倪震的「自圓其說」,又再一次誤導了大眾。


-

6.30.2006

劉錫明為什麼叫「毒瘤明」?

問一:首先,劉錫明是誰?我只認識倪震。


劉錫明的樣子

劉錫明是一名藝員。在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效力於香港無線電視。他是第六屆香港新秀歌唱大賽〔註〕的第二名,曾出過幾張唱片。他在韋家輝監製的《義不容情》裡,飾演劉嘉玲的親弟弟,並在上一代觀眾中,獲得不錯評價。其後獲無線重用,安排他在多部重頭劇裡擔綱主要角色。數年後,他赴台灣發展;直到近年,他將精力都放在內地的演藝事業上﹝以時裝劇為主﹞。由於劉錫明在國內所主演的電視劇,並沒有在香港播放,因此新一代港人都會對他的名字感到陌生。﹝註:上面指的不是英皇新秀歌唱大賽,而是由華星唱片公司所舉辦的比賽活動﹞


劉錫明曾經在一部爛片內,
跟主角李嘉欣合演親密情侶

右為陳紫函
﹝《神鵰》飾郭芙﹞

無論如何,這裡不是劉錫明的影迷網站。假如想要知道更多有關劉錫明的資料,可用Yahoo或Google等搜尋網站查找。


問二:劉錫明為什麼叫「毒瘤明」?

原因請看《倪震的黑歷史》第二段。

至於為何要選擇用「毒瘤」一詞,以下是部份媒體其中一種說法:

因為當時劉錫明正在演出一部名為《大家族》的無線電視劇,而他所飾演的富家子弟蔣心康,在劇中罹患了癌症。﹝註﹞

由於大部份癌症都是由惡性腫瘤所形成,於是倪震就用了「毒瘤」來形容劉錫明。

﹝註﹞非常感謝Anonymous提供資料,劉錫明所飾演的角色應為「蔣文康」,所患的是家族遺傳的心臟病,而非癌症。故上述的一種說法並不成立。


問三:劉錫明真的有「撬牆腳」嗎?﹝做第三者﹞

絕對沒有。

事緣香港電台的節目主持人車淑梅,於某天清晨,給劉錫明打了個電話,卻沒有說明她正在做直播訪問;談話間車淑梅問他喜不喜歡周慧敏,劉錫明不知就裡,就回答說他十分欣賞周慧敏。

劉錫明其實什麼也沒做過,只不過是說了上面那句話而已。

倪震將他說成是「對自己女友展開追求的第三者」,其實是對大眾的一種誤導。


問四:「毒瘤明」事件的重點是什麼?

事件的重點並不是劉錫明,或對他的事業帶來了什麼負面影響,而是「一個無辜的人被『惡意抹黑』了,事後普羅大眾又接受這種做法」。這類憑空杜撰式的抹黑報導,亦為本地傳媒開了先河。

另外要留意的,是背後主謀的動機及論據,以及其他人在附和及鼓吹這事件時,所抱持的心態。﹝i.e.為何大家也選擇用「毒瘤」來稱呼劉錫明﹞

現在,倪震通常會用「結果論」來淡化「毒瘤」事件的嚴重性﹝例:劉錫明在台發展比香港更好﹞;至於倪迷或周氏的歌迷,則會針對劉錫明的人格來將事件「合理化」﹝比如劉很壞、劉是第三者、劉借周慧敏作宣傳等﹞;還有就是「幸福論」﹝例:倪對周好,不就足夠了嗎?﹞;以上種種,都是「轉移視線」的詭辯技巧,大家千萬要留意。


問五:我還是不太明白,其實劉錫明會否有點咎由自取,罪有應得?

以下轉貼某位周慧敏歌迷的看法 ﹝原文﹞
〔為方便閱覽,部份原文將會被改寫成白話文〕

YoKo,32歲〔2005年5月9日〕:
「那個『毒瘤明』,沒想到又東山再起。說真的,我實在討厭這個人。我覺得他是一個「小人」,阿JOE〔倪震的洋名〕之前狠狠的除掉他,做的真棒!拍拍手!」


在邏輯上,你認為上述所持的理據是否充分,並合乎公義的原則?


問六:對劉錫明有什麼看法?

劉錫明是一個笨蛋。他原本可以透過法律途徑去遏止事件,但他沒有那樣做。

從另一個角度看,他在「毒瘤明」的陰影下,不但沒有像部份藝人一樣、怨天尤人,還能堅持不懈的在演藝事業上默默奮鬥十幾年,並且守著自己的做人原則生活下去。大家從來不曾聽過劉錫明說倪震的是非,多年後傳媒迫問他,他亦只是大方的說:「如果他們〔倪震〕結婚請我的話,我一定會到。﹝《三週刊》第317期〕」這些都是將「寬以待人」的價值觀貫徹於日常生活的表現。

儘管劉錫明已成為了大部份港人口中的「失敗者」﹝及恥笑對象﹞,然而比起那位其身不正、只能「紙上談兵」的「智者」,「毒瘤明」其實更像一名男子漢。


問七:哈哈,抹黑異己這算什麼罪?真的有法可告?

有的。

因為「毒瘤」事件是透過文字及圖畫等實物所作出的「永久性誹謗」﹝Libel﹞。受害者﹝起訴人﹞毋須證明自己有任何實質損失,即可以循民事途徑﹝民事侵權法﹞提出索償訴訟。原告亦可要求法官頒佈禁制令,禁止侵權人﹝被告﹞繼續發表或刊登誹謗性言論。

事實上,「毒瘤」事件的侵權人﹝散佈誹謗言論者﹞不但要承擔民事責任,更有可能已經觸犯刑事罪行。根據香港法例第21章《誹謗條例》﹝註﹞第5條:「任何人惡意發布他明知屬虛假的誹謗名譽的永久形式誹謗,可處監禁2年以及被判繳付法院判處的罰款。」

倪震到現在還可以「獨善其身」,並不是因為劉錫明比他「低檔」,只是多虧劉的厚道和不記仇而已。


問八:〔呵欠〕上面是否引用了《基本法》?九七前應該不能以「誹謗」入罪吧,因為當時用的是英國法律。

這是誤解。詳情請看案例

另外,香港的《誹謗條例》是源自於英國的《誹謗法》的。


問九:討厭倪震嗎?

既不憎也不恨。為什麼會討厭他呢?

-

6.29.2006

給絕情谷主的回信

﹝轉貼﹞

相信許多人已在網絡上看過,但好東西不妨再分享:
﹝以下是原裝版本﹞

毒瘤:

我想告訴你,我討厭你很久了。或者說得再準確點,我憎恨你很久了。

從你90年代開始主演黃易原著的《烏金血劍》,到後來接受香港電台車淑梅的訪問,我都覺得你是嘩眾取寵,淺薄庸俗的產物,我為身邊的其中一位女友被你窺覬感到悲憤。後來好了,你遭遇惡報,遠颺他方,終於離開香港了。我終於落得耳根清靜,也可以眼不見為淨了。

可惜你又回來了,也奇怪你這樣OUT的人,居然在國內還有電視劇集可演,居然還有新唱片可出,居然還可以香港藝人自居,還甚麼「師奶殺手」的?真的令人哭笑不得。

我希望中國的電視台,盡快腰斬你的《巨人遊戲》,香港《三週刊》也盡快抽起你的報道,還我的眼清耳靜。你這樣水準的人,有甚麼資格在傳媒立足?別霸著廁所不拉屎了!


極度討厭你的
絕情谷主


絕情谷主:

用這麼多能量,去憎恨一個人,針對一個人,其實是很浪費你寶貴時間的。心,也不會舒服。

電視劇演員、歌手,不是董建華,你的生活不一定要和我有緊密的接觸,你在聽與不聽、看與不看外,其實還有無窮選擇。

我見你文字清通,用詞尖刻,就想起年輕時,鄰家養的那頭旺財。但我不想你和牠一樣執著、死咬不放,執著不是令我們走冤枉路,而是令我們原地踏步。我們的時間有限,青春的時間更寶貴,用來充實自己,用來愛,不是對自己有益得多嗎?為甚麼要用來恨呢?我看見你這樣浪費時間,像打聖戰似的,我有點心痛。你是不是把事情放大了,看得太有意義呢?用這樣的能量來愛,來學習吧。不要讓自己看不過眼,聽不順耳,但又可以不理的事或人,阻礙著自己飛得最高最遠。

放開一些,包容一些,我做得不好不要緊,你既有這樣的眼光,這樣的文筆,將來一定可以超越父親,淘汰亦舒,寫下自己光輝的一頁。

那,不是更好嗎?不要再浪費自己的時間了,最後,你會發覺我是不值得的。

我,有長處,也有缺點。蒙你錯愛,「留意」了我這麼多年,還餽贈我一個伴隨終身的花名。其實我,已經在你裡面存活下去。我的長處你已經據為己有,我的錯弊你不會重蹈覆轍,正面、反面的教材,一樣會令我們優生。正因為你恨毒瘤,你心裡面就一定長滿毒瘤。你愈注意我,你愈憎恨我,你就愈受我影響。你知道嗎?

每個人也有他的市場價值,我會有機會主演電視節目、出唱片,無論你喜不喜歡,也必有其市場上的合理性。我承認我從來不是個「潮人」,你說我OUT我也不介意,我看蓋茨(Bill Gates)和李嘉誠的打扮,也十年如一日。帶領潮流我還有點勁,追嗎?多謝了。

我只想跟你說,我活得很快樂,結了婚,女兒也快三歲了。因為我不會憎恨一些無謂的人。我看見地上有屎,我繞過去就是,總不會先踩後罵。

最後,我想告訴你,我雖然霸著廁所,但我是有拉屎的;只是,屎這回事,豈能盡如人意。


有點欣賞你的
毒瘤
: )

-

6.21.2006

雜文:緬懷一代才子

〔為方便閱覽,部份原文將會被改寫成白話文〕
〔觀點立論或有偏頗,閱讀時請多加分析〕
〔注意:以下是轉貼〕

玉女之條件:
2006.05.29

同學a:「一直以來,只覺得她是那個只活於《Yes!》卡上的假人,我實在捉不到她的個性有幾純真可人。又自毒瘤事件之後,我想了很久,很想知道為何有人會默許男友在旗下的媒介肆意中傷自己的追求者。才子嘛,原來可以好小器,玉女嘛,也不見得心腸特別好。」

小杜:「毒瘤明事件是我最早見識的媒介暴力事件,這次看周慧敏演唱會,最想知道的其實是劉先生的下落。」

同學a:「大約半年前看雞寶﹝有線電視﹞的娛樂新聞台,報過一段有關毒瘤在內地搵食的新聞啊,但都只輕輕帶過。

他真的好慘呢。我們這一代的,都知道他叫「毒瘤」,真的,這樣就一世了。有時我好懷疑為何有人明知寫出的東西會害人一世,卻依然有顏面去如此放肆。

更可怕的是,這干人等竟然還叫才子啊。


小杜:「只能說,我們的社會真的價值混亂。當年「才子」為什麼要置人於死地?我認為,不能單單用小器來解釋吧?才子是聰明人,他只是利用一個他反正不喜歡的人來製造話題,刺激銷量,當年想到這一點的我,從此沒再買過一期《Yes!》」

Vanessa:「Just wanted to add one comment on the effect of the label, "毒瘤" on Lau Sek-ming. Lau is a victim, but who made him so not just Ngai Chun, but all those who supress Lau because he's called "毒瘤" by Ngai. Because Ngai was then more powerful and famous, people sided with him.

The same happened to Choi Fung-wah. Choi said something which was univerally true, but because he offended Leslie and his fans, and because Cheung was then a rising star, so everybody sided with Cheung.」

同學a:「我卻不感受到毒瘤可以刺激銷量。但我認同,毒瘤事件是早期傳媒惡意攻擊藝人的先例之一。大概當日沒人會因為想看毒瘤而買《Yes!》吧?!但它很可能為後來的乜周乜周開了先例。」


旨哉斯言:
2005.10.02

Lydia:
「『特權』二字在我的理解裡,是指『特別的權力』,而我之所以說倪先生〔倪震〕使用特權,是因為如果他不是《Yxx!》雜誌的老板,又不是電台DJ的話,那他又怎麼可以在他的節目或者是週刊內,大肆抨擊及針對『毒瘤明』?甚至乎要報社的編輯們,在每一期都要像『連環圖』般的抹黑並踐踏『毒瘤明』;又或者利用讀者跟聽眾的追捧心理,去接受他的那一套『毒瘤明理論』,從而令到對手永不翻身;更甚者,利用自己與某唱片公司之間的關係,令對手消失於香港樂壇,就算在台灣亦只能半紅不黑...這不就是利用『特權』了嗎?

P.S.首先,我不是倪先生的讀者或聽眾,也不是『毒瘤明』的粉絲。只不過我知道倪先生的事情太多了,我不是空口說白話或是人云亦云的,但我覺得不應該在這地方詳談其事蹟,所以只提數字罷了。」


憶述「毒瘤明事件」:
2005.05.19 ~ 05.28

hamsubboy:
「我是那個年代的人。那時候,我的姊姊跟妹妹都經常買《Yes!》雜誌,就連去醫務診所看病,看的雜誌也是《Yes!》。倪震就是藉著他主編的《Yes!》來不斷攻擊劉錫明。

《Yes!》有一頁﹝《娛樂間諜》﹞是讓讀者寫信去報料,主題是在街上看到明星時,那位明星正在做什麼。結果就出現了許多類似的文章,例如:

劉錫明到商場看電腦,就被寫成是去嫖妓,更說他只嫖最便宜的貨色,甚至還跟那娼妓講價。

劉錫明蹲在一旁綁鞋帶,就將他說成是在偷窺亞婆的內褲。」

clivewong49:
「各位大哥大姊,沒想到有人會重提這件事。我叫他﹝劉錫明﹞做『明仔』,是因為我跟他是在浸會修讀聲樂時認識。他完全是一個非常純樸的青年,對父母孝順,對妹妹也很照顧。又在中學母校義務教導『彈網』,還做兼職幫補家計。

後來朋友都鼓勵他參加『新秀』﹝大賽﹞,於是他就進入了娛樂圈。他的事業發展其實是逐步向上,更難得是他還能保持純樸的性格,不但對我們這班年紀較長的朋友都很尊重,也沒有染上娛樂圈的陋習。

可惜這卻變成了他的弱點,當時『明仔』因為一次和『周小姐』﹝周慧敏﹞的合作機會,有傳媒訪問他,他就表達了對周的欣賞和好感,誰知就招來『偽先生』的反感,也因此利用他自己的那本青少年雜誌,向『明仔』發動了最龐大的人身攻擊。結果,『明仔』被迫退走到台灣發展。有一段時間,他在台灣的事業的確不錯,始終台灣的歌迷還是比較清醒,注重於實力。

但試想想,如果你有這樣的一個孝順兒子,碰上這樣的事情,做父母的心情會怎樣?

當時有出一分力推波助瀾的人,良心是否過意得去呢?他究竟做了甚麼十惡不赦的事,要受到這樣無理的對待呢?凡此種種,他所受的委屈又可以向誰訴呢?」

-